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茅草屋

黄泥坯子墙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重朋友的人,只要在我的心里认定你是朋友就是一辈子的相好。

网易考拉推荐

随感  

2008-11-25 17:26: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偶尔和朋友聊天说起早年在家乡的情景,使我不知不觉地想起了很多尘封的往事。虽然说往事如烟被岁月的风雨洗刷的干干净净,但是留在我们记忆中的它仍然是那样的鲜活。     

那是60年代9月中下旬的一个晚上,很多的大人们都聚到了我家院里,大门口拴着好几个马车,车上装着两个硕大的柳条筐,柳条筐的口小肚大,口沿上和肚子下面都固定着绳子;每辆车上都挂着提灯(就是那种带玻璃罩的气死风灯)。还有人去供销社买了不少1号干电池手电筒和白酒之类的东西,天刚擦黑的时候大人们就带着这些东西陆续的走了。我和伙伴们不甘心被他们甩掉,就骑上马远远的跟在他们的后面。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也跟到了村子前面小河的下游,那是小河的最窄处。大概是因为土壤,植被或地势的原因小河在这段是最窄。就像一个葫芦一样两头都宽唯独中间这儿最窄也就10多米宽。 

对我们这些骑马追来的不速之客,大人们也无可奈何只好同意我们在服从管制的情况下留下了。当然,为了能留下我们痛快地答应了他们的诸项要求。   

10几米宽的河面上已经都摆好了柳条编的亮子,是当地人的一种捕鱼工具,主要是阻止鱼通过,而只能从留得口子下游。这办法的主要特点是堵鱼不堵水,所以上游的水深没有变化。大人们把带来的大柳条筐摆到了留出来的口子那儿,口子并不宽也就80厘米左右。大约21点左右的时候就看见在上游观察鱼情的人用手电筒打出了来鱼的信号,顿时在口边的人们就各就各位做好了。  

大约过了10分钟左右我们就这手电筒的光亮看见河面上漂下来黑压压的一片,简直是一片乌云一般,一点缝隙都没有。大人们一片寂然,我们也不敢吱声(交待的管制条例里有这一条)。也就3分钟的时间吧,在8个大人的奋力提升中满满一筐鱼被送到了河岸边。这一拨鱼群一共提了九筐,大约用了一个小时左右。实际上换筐的时间比较长些。22时30分左右我们和第一批送鱼的大人回到了村里。

这种鱼在我们当地叫滑子鱼,它们就是那种7月上朔8月回游的鱼,人们就根据它这种习性捕捉。那天晚上大人们就捕了3拨,据说那一晚要下6,7拨,但是老乡们遵循着老辈留下的遗训谁也不会再捕,要留待明年再捕。 

我们村的后山是我们小时候最向往的地方,每年到6月的时候就可以采山杏吃了,虽然酸酸的,咬一口直流口水但是我们也乐此不疲。杏仁是苦苦的,但也能嚼出满嘴的清香。到7,8月的时候绸李子该熟了,我们就给镰刀绑上一个长杆到山上采绸李子。那黑黑的小果粒晶莹闪光像一颗颗黑色的珍珠般垂挂在嫩绿的树冠里,真的是美极了。  

过不了一会儿小伙伴们的嘴唇和舌头都被染上了绸李子的黑红色。这里有一点需要说明,采果子的时候可以带那种镰刀,是绝对杜绝使用斧子砍树。因为老人们说割断枝条第二年会长的更茂盛,而砍断树干则第二年就什么都没了。     

我是76年离开家乡,当我85年再踏上那块埋藏着儿时美好记忆的地方我眼前的景色几乎让我窒息了。由于大量的开垦,森林植被的消失导致了当地小气候的变化。由于干旱无雨村前曾经有一群一群鱼的河干涸了,村后那儿时魂牵梦绕的山光了,一棵树都没有了。听说我走了以后这儿成立了一个机械化农场,是他们的拖拉机把这里改变成这样。 

我坐不住,站不住,好像失去了什么。我终于明白这里已经没有了我心中的记挂,而留下的是依然那么贫穷的山乡。我,一个男人,一个在父亲去世的时候都没有掉一滴眼泪的人双眼湿润了。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