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茅草屋

黄泥坯子墙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重朋友的人,只要在我的心里认定你是朋友就是一辈子的相好。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家乡在诺敏河边(续三)  

2011-03-16 18:52: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达斡尔套烟(俗称琥珀香)

达斡尔族生产的套烟在嫩江流域非常有名气,在那个物质缺乏,市场被限的年代大概是唯一被仿冒过的产品。我在这里说生产套烟,而不说种植套烟,而且又说它是产品大概有些人不明白。

在方圆百里我家的套烟是很有名的,记得那时候新烟一下来有两个老主顾是必到的。一个是乌尔科莫丁的老袁叔叔,他每次来的时候都要带着粉条和冻豆腐,还有一些粘苞米面等。有件事要交代一下,那时候农副产品的买卖是严格限制的,所以只好沿用古代的以物易物贸易方式。老袁叔叔带的这些农产品就是到我家换取套烟和一些皮货的。(达斡尔族皮货另篇叙述)第二个人是公社医院田大夫,田大夫没有农产品交易但是每年新烟下来后我家都会给他留几套烟。田大夫是我父亲的师兄,是替师傅带徒和我父亲一起工作学习了5—6年。而且我父亲的针灸是他手把手教会的,所以即使烟叶歉收了他的那份是肯定会留的。

我家是我大姑和我妈妈种烟,显然是我大姑的技术更高超一些。所以妈妈总是很认真地按着大姑的指导去做。

冬天的时候把猪粪,鸡粪和马粪堆成堆,春天还要翻一到两次把肥沤熟后才上地。

春节过后开始育种了,大姑把烟籽倒进一个盛了大半水的大盆里。大多数的烟籽都沉到了水里,大姑用抓里把漂在水上的烟籽撇出来扔了,把那些沉底的烟籽捞出来装进一个布口袋外边包了一个特制的小棉被。然后把它放到了热炕头,等有了一定的温度之后就挪到了能过始终保持一定温度的炕里。大姑像伺候小孩子一样精心的呵护着这些烟籽,每天要好几次把手伸进包里感受热度(那时候我们那儿没有卖温度计的,连名都没听说过),稍凉了就放到炕头,热了又放到炕里,干了再喷点水。

育种以后就要修整烟苗畦子,把地翻挖后打碎土块并用大眼筛子把土筛一筛,检出小石头等杂物。把预留的肥均匀的撒到畦子里,然后将筛过的土覆盖到肥上浇透水后用特制的棉帘子盖上。据说是为了让肥充分的发酵沤熟。准备一堆河卵石(铺开以后大概和畦子的面积相当),种上烟籽以后用河卵石压在地面上,据说壮苗效果良好。

大约4月中旬的时候烟籽就放出白花花的小苗芽,这时候就可以播种了。把烟籽均匀的播撒在畦子里,然后用准备好的河卵石压住浇透水。白天晒阳,晚上和变天的时候就用那棉帘子盖上保温。(那时候没有塑料薄膜,凡是塑料的东西都统称为“化学”的年代)

5月下旬的时候烟苗就已经是两个叶片了,圆圆的叶片叶脉清晰很是可爱。这时候也是移栽的最好时候,移栽的时候最好是选一个雨天或是阴天。这时注意一定要躲过当地的终霜期,如果移栽时机不合适的时候用水分来控制烟苗疯长。

栽烟的地块施肥后还要起垄,移栽时候没有雨水的话最好是晚上栽并浇透水。

烟栽上以后的田间管理很重要,烟对水的需求并不多但是绝不能缺。所以雨水不勤的年份时常需要浇水,浇水大多是晚上或早晨。那时村里就有两口水井,离我家最近的就是德福家门口的那眼井大约200M远。浇一次水就得10几甚至数10挑水,大姑指挥我们轮流挑水。她自己每天在田间锄草培垄,打岔,雨水大以后还要打发黄的底叶。等烟长大膝盖那么高的时候还要趟一边,起到疏松土壤增加土壤透气性的功效。

达斡尔烟最怕的是遭冰雹,冰雹打过的烟叶上会留下斑斑点点的白色印记影响套烟的颜色和整体效果。

达斡尔族套烟是按照烟叶生长来分等级的第一级的是顶叶(霍日丹格),顶叶和中间叶(贝丹格)的叫索都思丹格,最低叶叫撒烈日丹格。霍日丹格烟劲大味道醇厚,索都思丹格烟绵柔醇香是二级烟叶;贝丹格次之,可是叶片大产量高是销售的主力;撒烈日丹格烟劲小却味道差产量也低,一般都是刚学吸烟的人用。

每一套烟都有一个特定颜色的布条做标记,一级大多用红布条;二级有用黄布条;三级则用蓝布条;撒烈日丹格不做标记。

烟叶采摘后的工作量更大,而且更需细心。采摘烟叶以前要准备很多香蒿或白蒿,铺一层香蒿(白蒿)码一层烟叶再盖上一层香蒿(白蒿)。码放后的烟叶要经常观察颜色的变化,套烟的颜色好坏这是关键时期。等烟叶自然发黄适度后再把它用麻线绳串起来,这时候是把作为标记的布条一起串上。一串烟叶大概有5米左右长,把它挂到直径10—12厘米粗细的木杆上,然后把挂好烟叶的木杆摆放到支起地面约1.2米左右的木架上。

挂烟叶的木杆也是讲究的一般都是松木杆,一是耐用,表面光滑,二是直溜却大小头差异小。木架上担木杆的一般都是用放木排时用的大棹,一是大棹价格比较便宜,二是够长重量也较小。但是置办这一套东西还需要和放排的打好招呼,大棹倒好办每个木排上都有备用,而且从我们村往下走排没有急流险滩用撑杆就应付了;木杆是需要特意采伐,并且在排上铺好才行。

这就是开始晒烟了。晒烟的时候要注意天气变化,只要有下雨的迹象就要把挂烟叶的木杆大约14—5根杆一组聚到一起缮上缮房草。这时候的烟叶最怕浇雨,浇雨后很容易发霉或颜色发灰暗。

等到烟叶干透了就选择一个晴朗的晚上把挂烟叶的木杆都散开,让烟叶充分的享受一次霜露。(注:霜露融化后烟叶就潮些,工作的时候烟叶不易破碎)

屋里大锅的水里预先放好了香蒿,白蒿,白菜叶子,锅上支着一个硕大的柳条筐,我们就把裁剪成一米一段的烟叶抱进去放到筐里蒸。

蒸好的烟叶就要交给我大姑,她手法熟练地把烟叶捋好两头往里一折就成了一套烟。然后把套烟放到模子里压上,那时候我的工作就是压模子。放进去一套我就盖上盖板坐在上边,一直到模子满了把烟推出来用一块布单子包好,顶上放一块板找一块大石头继续压。

几天后烟叶压实了就一套一套的拆开,装到一个封闭严实的樟松木箱子里。箱子里还要放一些香味浓郁的东西,如苹果等。后来还有放进香皂串味儿的,放香皂不能打开包装而且还要用布包裹。

十几二十天后这套烟就可以做为以物易物贸易的商品了,贝丹格和撒烈日丹格就没有后边装箱的程序了。可以直接送到供销社收购了。

我记得那年我和我妈去阿尔拉供销社送烟叶,一等烟叶五毛多一斤还给一些布票(具体多少忘了)我们家八百多斤烟卖了四百多块钱。还记得供销社的收购员鄂秀峰,个不高胖胖的一直在夸我们家的烟好。

听说村里现在已经没有人种烟了,别的村也都不种了。就是有种的也是为了自己消费在地头地脑种那么两三垄,更没有人像当年我大姑那样下功夫了。

达斡尔族固有的生产生活方式正在受到挑战,有些具有文化意涵的东西也在逐渐的远离我们而去。就比如刺绣,木制童车,摇篮等等。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