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茅草屋

黄泥坯子墙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重朋友的人,只要在我的心里认定你是朋友就是一辈子的相好。

“苏子”是家乡的故事  

2017-12-18 13:39: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子是家乡的故事

 

 

  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意查询了百度百科它的开篇是这样介绍的苏子植物苏子是一种唇形科紫苏属的植物分布于东南亚中国江西铁岭台湾湖南等中南部地区内蒙古呼伦贝尔市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及喜马拉雅  地区日本缅甸朝鲜半岛印度尼泊尔

 

中文名

苏子

外文名

Perilla

    

紫苏子黑苏子蓝苏子

    

Nom Ebara

植物界

被子植物门

双子叶植物纲

唇形目

唇形科

紫苏属

苏子


   从这个介绍可以看出我的家乡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是苏子这种植物在中国大陆的主要分布区域之一而中国的其它区域和世界上那些种植苏子的国家和地区是如何食用或使用他呢我无暇顾及这些因为一提到苏子在我的心里就会不断的浮现出家乡的情景我想家了

 

    在我的家乡苏子不仅是即食食品配料原来还是很重要的榨油原料苏子油很香非常适宜油炸面食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苏子油消失了或许是苏子的产量低和大豆相比不划不来或许是其它什么原因现在已经淡出人们的视线甚至有很多人都不知道苏子的主要用途了

    但是在达斡尔族地区苏子依然还活跃的主要原因是它还是非常适口的食品配料在那个物资极度短缺的年代苏子给达斡尔族人的饮食中增添了美味

 记得那时候我最愿意干的活儿就是搥苏子我家的鲁库坤因为年代久远已经变成了通体黑亮就像刷了黑油漆一般其实那是苏子油从木质鲁库坤慢慢渗透浸染的缘故而且永远都散发出诱人的香气我每次搥苏子以前都会把它举起来闻一闻让那香气从鼻子进入闹腔进入心肺香酥全身

    苏子搥成面备用一是准备夹馅烙发面饼或发糕那个年代老百姓吃白面是限量的虽然那时候生产队种小麦老百姓也不能随便分记得有一年每口人分了五十斤小麦那年冬天我家吃了好几顿苏子饼把我吃的美美的

    其实做夹馅玉米面发糕也很好吃呢只是那时候因为白糖限量供应玉米面发糕的苏子馅不是用白糖混制而成而是用一种叫糖精的结晶体化开后和在面里蒸出来的发糕虽然没有白糖苏子的馅好吃在那个年代也算是美食了

    当我们今天面对玲琅满目的美食和长期食用精制食品所产生的负面效果影响身体健康的时候忽然意识到那时候的玉米面发糕是那样的可口和美味可是我每次从超市买回来发糕之后总忘不了把家乡亲人们邮寄来的苏子拿出来蘸着发糕吃满满的一口发糕蘸苏子在嘴里顿时散发出满满的一屋苏子香味儿满满的一屋苏子香味儿立刻就化作满满一屋人的思乡之情

     就像芝麻花生等给内地人们的饮食带来佐料一样苏子在东北大兴安岭极寒地区植物种类极少的情况下给达斡尔族人带来了美味的食品佐餐它不仅可以烙苏子馅饼蒸玉米面发糕达斡尔族人还用它做食品蘸料秋冬季土豆蘸苏子面也是很好吃的特别是烧土豆烤土豆蘸苏子面实在是绝配土豆烤出来的香味在静怡的夜晚慢慢地飘进嗅觉中那是一种勾人心魄的味道让你无法拒绝蘸上咸盐淡淡的苏子面嘴里立刻感受到苏子的清香和烤土豆肆无忌惮的香气让你更加无力拒绝它们的诱惑新新的食客注意蘸土豆的苏子面一定要稍稍加点盐那样可以增加苏子的香气更重要的是吃土豆产生的胃酸遇到盐就消失

 

    东北漫长的冬季长长的夜晚是很难熬的可是达斡尔族人却把它变成了邻里亲属交往攀谈的机会

 达斡尔族人家里挨着大锅灶是一个三米左右长的凹形炕这炕的作用是缓解炕头的热度散热使屋里的温度适中晒粮食需要晒的粮食是稷子米和玉米棒子稷子脱谷以后在大锅里蒸煮一下然后晒干再加工成米这就需要这样特殊的炕我们小的时候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的人口很少地却很多达斡尔族人的传统农业经济特点又是庭院农耕经济模式所以每家每户之间的房距都比较大房前屋后的自留地面积就比较多解放后政府对少数民族习俗特点的保护使达斡尔族的庭院自留地也完整的保留下来了这些地一般都种植土豆饭豆玉米苏子烟叶等一般人家的粮食炕每年冬季就断不了玉米棒大家会聚在一起一边挫玉米棒子一边聊天

    有时候也会唱歌有人独唱慢慢就会汇成合唱更多的时候会讲故事请人群中擅长讲故事的人讲民间故事也会请一些识满文的老人们讲历史故事后来村里从齐齐哈尔那边搬来何更海一家他擅长说书大概在齐齐哈尔城里听过评书,  他的出现使村里的民间故事和满文说书逐渐被取代只要谁家挫玉米都会请他去只要请他去帮工的人就会很多一炕起尖的玉米棒一两个小时就会挫完了主人家还会在灶坑火炭里埋上一些土豆搓完玉米后拿出来和苏子一起招待大家

    生产队的玉米也会分到各家各户去挫晚上的土豆和讲故事的人就由生产队安排

    那是一个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但却是人情极度融合的年代虽然在文革时期一些机会主义者们为寻觅自己的机会破坏了这个和谐美丽的画面但人性的主流还在苏子还在

 

    现在的苏子不仅是食物它对于我们达斡尔人来说是情感的寄托家乡的亲人们每到节庆总要把它从千里之外送到我们这些游子的手中而对于我们这些离家多年的人来说它就是我们心中的家乡是我们回忆往事寄托情感的圣物每一次吃甚至每一次提到苏子我们都会想起很多和苏子关联的温馨故事那是妈妈的的故事是亲人的故事是家乡的故事

 百度百科只能搜集到它生长的地区他怎能搜到生长在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达斡尔族人心中的苏子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